活得无拘无束

活得无拘无束

2017-04-21 15:09
 
 
 
 
 
任性的鞋匠
       我的办公室南100米路西就是山东省电力专科学校,经常路过熟视无睹,直到有一天我配钥匙,让我记住了这个地方。偶尔路过,我都要回眸,看看任性的鞋匠出摊没,因为他让我欣赏。地产商王健林的儿子在深圳说过一句话:有钱就任性。其实按泰安话说是有点臭钱烧的,按我们东北话说就是扯犊子。我想反驳不是有钱人就任性,鞋匠肯定不是有钱人,但人家一样潇洒自如一样任性,给我的感觉还是很干净的那种任性。
       去年夏天的2点多我打听配钥匙,别人告诉我电校门口有配钥匙的。我走过去,看修鞋机配钥匙机和坐凳都在那里,鞋匠不在,我以为去厕所方便了,我站在那里等待,电校门卫看到我喊:鞋匠在那边轮椅上睡觉。我奇怪,工作时间怎么睡觉啊。我转身轻轻走过去小声喊:师傅,我配钥匙。鞋匠伸直斜坐在轮椅上鼾声十足,梧桐树的大叶子给他遮阳,还有点微风吹拂。我又加大了声音,还用手拨拉他。鞋匠醒了不悦地问:干什么。我配钥匙。没看我睡觉吗?不配。我说该上班了。他气呼呼地说:我上班没点,工作也不受任何人管,等我醒了再过来。几点醒啊。他干脆说3点多再过来。
       三点多我远远看他坐在那,我就走过去了。他抬头看看我说:来了,以后看我休息就别打扰我,我每天中午都要喝两口,虽然我是弱势群体,也要活一天舒服一天。他的摊子不大,就是修鞋配钥匙修拉锁,但每天的活不少。
       前两天我又去配钥匙,因为已配的钥匙料短又薄,来到鞋匠这配个厚长的 。我拿出新配的露出笑容说配钥匙。鞋匠抬眼看看问:你配的多钱。三块。鞋匠拿出钥匙料说我的是配汽车的钥匙料,八块钱。能不能便宜点。鞋匠立马生气:你愿意上哪配就去哪里,别跟我讲价,我从不乱要钱,你要缺这几块,我高兴了可以免费。我说别生气,配!我等候,陆续又来几个人,他是一个态度。我有点释然,因为我一直认为我的东北口音给我添堵那!鞋匠边干活边说:不管你是大官还是有钱人,到我这来,你就是个配钥匙修鞋修拉锁的。我听了直笑。他又接着说前些日子泰安创卫生城市,城管的撵我,我告诉他们,谁不让我吃饭我就上谁家吃去,如果因为我一个鞋匠创不上卫生城市,把我带走,我就想找个包吃住的地方那。
       配完钥匙,我看他里面是鸭蛋青的衬衣及绿马甲,外衣带肩章,袖子还有两道黄杠。我打趣地问:师傅,您的制服是哪个兵种 。他露出少有的笑容说就是个工作服,武警穿的外套。我边走边回头看,大树底下依然是他忙碌的身影。窃喜,哎,这个任性的鞋匠,活得无拘无束的,不一定挣多少,可人家没心病。